投資二三事

周顯﹕不准起樓 地產霸權最受惠

文章日期:2017年9月14日

【明報專訊】首先是利益申報﹕我向來反對地產霸權,皆因我的賺錢能力比持有的房地產資產多,樓價下跌,對我更加有利。反之,那些沒有什麼賺錢能力,但又已經搵落大把樓收租的old rich,才是地產霸權的受惠者。

換言之,我作為賺錢能力大過房地產淨資產增值的人,反對地產霸權、樓價上升,是天經地義的事,這也是屬於階級鬥爭的一部分。反過來說,像林超英這種有樓在手的退休人士,沒有什麼收入,地產霸權的存在,甚至壯大,對他反而是有利的。至於永遠買不起樓的中下階層,只要住在公屋,地產霸權把中產階級壓迫,令到中產階級貧窮化,也對他們有利無害。

有樓收租亦受惠 只有中產受壓迫

昨天說要對付地產霸權的方法,首先,禁止他們起樓,已經是錯了。地產霸權的大部分利潤,並非來自地產發展,而是來自收租。笨蛋不會懂得哪怕是最基本的財經知識,所以以下只同有基本知識的聰明人講﹕

地產發展盈利計算的是PE,一般是十幾倍,但收租計算的是yield,一般是3厘,如果是高質物業,可以低至1厘至2厘。這就是我常常說的,今日地產霸權的真正資產,是其市值的兩倍。所以,你愈是不准他們起樓,他們的地產升值,賺得愈多,但這當然是講土地正義的笨蛋所不會明白,當然,他們有更多是收了地產霸權的資助,不在話下。

昨天說的資本增值稅,要想有效執行,例如和美國看齊,最高35%,很簡單,首先把利得稅的標準稅率加到35%就可以了。你要想摧毀樓價,也很容易,只要加差餉,或者是收net wealth tax就可以了。當然,這在經濟上會有殺傷力,但是我也告訴大家,沒有一種令到樓價下跌的方式,是對經濟沒傷害,這叫「創造性破壞」。

[周顯 投資二三事]